全国免费服务热线:0791-88153882    
爱房网 > 新房中心 > 新房导购 > 正文

北上广的骄子 家乡的游子

2018-01-26 21:02:13 江南都市报 我要评论 |
[导读]2月15日,是今年的除夕之夜,浩浩汤汤的春运已然起航,抢票大战也一天紧似一天,散布在北上广的家乡骄子们即将踏上回家路。新一轮的“去留北上广”的话题又将成为他们该何去何从的牵挂。

2月15日,是今年的除夕之夜,浩浩汤汤的春运已然起航,抢票大战也一天紧似一天,散布在北上广的家乡骄子们即将踏上回家路。新一轮的“去留北上广”的话题又将成为他们该何去何从的牵挂。    

在往年的去留话题中,留在北上广往往附上自我坚持的理想主义色彩;而离开北上广则有一丝认清现实、自我放逐的被迫无奈。这种预设的立场,让活在北上广的人重压在身,让离开的人显得失败悲壮。

近几年,随着二线城市的集中崛起,回归似乎褪去了一丝悲壮,变得更加体面。工作和生活在哪一座城市也还原成为一种选择,而无关胜负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,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17年,除了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外,另有10个二线城市迈入万亿GDP序列。

北上广,是远方但不一定有诗

▲示意图

“做出这个决定,我考虑了很久,对我来说,留在南昌并不是退而求其次的。”

即将从南昌大学研究生毕业的何新,决定留在南昌。相比于他的同学,他算是一个幸运儿,在去年秋季求职季就已经拿到南昌一家央企的offer,待遇好,专业对口。作为土生土长的南昌人,何新生于斯长于斯,也愿意活于斯。

与何新不同,何新的许多同学认定他们的应许之地只可能是北上广。他们是省内唯一的211的研究生,南昌这座小城市,无法安放他们的理想。对于何新的选择,他们往往会状似安慰的说上一句:“留在家里也不错,安稳。”这种安慰给何新预设了一种退而求其次的立场。

面对同学们对远方的向往,对自己的“好心安慰”,何新也有过动摇与挣扎,留在家乡是否真的是将就,是缺乏勇气?

可留在南昌的选择明明更好。给何新发出offer的是一家刚进驻南昌高新区的光电央企。

2016年初,南昌大学江风益团队的“硅衬底高光效GaN基蓝色发光二极管”项目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。硅衬底高光效GaN基蓝色发光二极管的诞生,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继日美之后第三个掌握蓝光LED自主知识产权技术的国家。依托硅衬底技术优势,江西省迅速描绘出LED产业发展“路线图”:到2020年,全省LED产业主营收入要超过1000亿元,把江西建设成为具有国际核心竞争力的LED全产业链研发、制造和应用基地,将南昌打造成全国的LED“光谷”。而这座“光谷”的核心示范区便设在南昌高新区。

为培育LED产业,南昌高新区大力招商引资,同时也不惜成本地笼络高端专业人才。落户、交通补贴、住房补贴、工资津贴、项目奖励……多线齐下。

目前,南昌高新区已形成全自主知识产权的LED产业链,这在全国来说也是为数不多。

正是对南昌光电产业发展的看好和政府得力的留人举措,让何新决定留下来。“南昌,有我想要的。”何新对自己说。

这不是求而不得之后的自我安慰,而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自我安放。

何新的选择,也许是北上广迁徙的另一种趋势。

随着产业升级和发展模式的迭代,城市要获得足够的发展保障,人才红利愈显重要。在这一背景下,过去一向处于相对“人才洼地”的二线城市,在“聚才”上感受到了更多的紧迫感,纷纷加入“抢人大战”。而这本身也是二线城市崛起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
“送户口”、“送钱”、“送房子”……各大二线城市为揽才使出浑身解数。

去年10月,江西省出台号称“史上最强人才新政”的20条人才新政,宣布对关键岗位、业绩突出的高层次人才实行协议工资、项目工资、年薪制。在市级层面,南昌给予博士每月2000元安家补助,本科生则可直接落户买房。高新区则在辖区内大规模兴建人才公寓,为引进高端人才提供住房保障。

发展与政策的相辅之下,人才吸纳的成果也已渐渐显露。据江西省教育厅数据显示,江西省高校毕业生在昌就业意愿不断增强。从2014年起,每年就有约5万名全省高校毕业生来昌择业,占每年应届毕业生总数的20%以上。2017年,更有超过半数的毕业生选择留下来,专科、本科、硕士毕业生净流出量得到进一步缓解,博士层级毕业生则有71.3%选择留在省内。而南昌的薪资标准,也成为毕业生顺理成章留下来的理由,在新鲜出炉的全国37城平均工资,南昌达到7182元,位居全国中上游。

人才吸纳的战略还在大踏步前进,在前不久闭幕的南昌两会上,南昌市长郭安在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指出,在2018年南昌还将深入实施“洪城特聘专家”、“洪城计划”、“海鸥计划”、“211培训计划”等重点人才引进培训计划,推进洪城英才“五个一”工程、“洪燕领航”工程等人才选培项目,积极筹办中国南昌人才节,探索建设南昌国际人才城,不断充实“高精尖缺”人才队伍。

“抢人”、“聚才”的雄心可见一斑。

大城生长 小城生活

▲示意图

有留下的,也有归来的。

因上学就业而向东,因生活而西返,31岁的南昌仔张磊将这段人生“折返跑”喻为“大城生长,小城生活”。

2010年,张磊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,通过校招,顺利进入上海申通地铁集团。

张磊初入职场的那一年,正值中国内地城市轨道交通运营里程飙升的年代。当年城市轨道新增运营线路长达454公里,分别是2009年和2011年的2.9和1.7倍(数据来源:《中国内地城市轨道交通每年新增运营线路长度图》)。也正是在当年,南昌开始迈入地铁时代。2010年8月5日,江西省发改委宣布,南昌地铁1号线一期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复,将于10月全面开工建设。

随着工作的稳定,张磊有了爱人,在沪买房安家的事情摆在了面前。

相较如今的6.3万元/平,2011年的上海楼市,正处在连续飙升前2.2万元/平的价值洼地。但这一价格,已是彼时张磊家乡房价的3倍。那一年,上海GDP接近2万亿,人均GDP首次超过北京,成为全国第一。而他的家乡南昌,GDP尚不足3千亿。二者之间的差距,相当于当时1个北京、1.5个深圳、或近3个成都。

和中国绝大多数家庭一样,本就不富裕的父母虽然也觉得房价贵,但本着为儿安家的观念,还是拿出30万元首付,为他在上海郊区买下了一套二手小两居。

月供、社交、日常生活、赡养老人等各类支出交织,让婚后的张磊捉襟见肘。

每天工作完回到家里,闭着眼躺在卧室仅能容下的1.5米的床上,张磊还不得不一次次盘算:等将来有了孩子,自己的两居肯定无法照顾老人。不是没想过卖小房换大房,可那实在是太难了。

张磊说,那段时间,返乡的念头一直在他的脑中盘旋——“往西走,往离家更近的地方走。”

2017年春,南昌轨道交通集团发布招聘,为即将于当年通车的地铁2号线招聘工作人员。

像当年求学沪上一样,张磊再次义无反顾地奔向了南昌。与他一起的,还有大量从北京、天津、广州、深圳折返的年轻同行,倦鸟思归成为了他们的一种必然。

就在张磊返乡的同时,更多的人涌入了南昌。据数据显示,南昌人口净流入量正在逐年递增,已然从2012年的5.13万暴增至2016年的14.35万。

越来越多的人来到南昌,越来越多人回到家乡。

持续涌入的人口,直接催化了南昌城市与轨道交通的发展。

十年红谷滩、五年九龙湖、三年儒乐湖。南昌新城建设方兴未艾,赣江新区儒乐湖新城甚至喊出2020年导入50万人口的豪言。

从0到50万,是魄力,也是城市趋势。

也就是在张磊返昌的那一年,南昌地铁2号线首通段开通,从此南昌地铁进入换乘时代。而从2019年始,南昌还将一年建成一条地铁线路,至2021年,地铁成网连片,而南昌地铁规划的蓝图,也是直接诱使他返昌的主要原因。

如今张磊把上海的房子卖掉后,换了一套近红谷滩的万科精装大平层,换了一种活法。

张磊将大城市视为一座学校,在教会自己一些解决问题的方法之后,终究要随着需要回到家乡。

逃离OR留下  一场自我拉扯的游戏

▲示意图

拼搏在外,人人都在自我拉扯。

拉扯的一端,是想留留不下的北上广,拉扯的另一端,是想留又不甘心的家乡。

小叶正身陷这样的自我拉扯。 她2015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,毕业后在中关村一家互联网公司就职。

早上7点半,从双井挤进北京地铁10号线,像沙丁鱼一样被运往中关村;周末,宅在出租房泡剧、约闺蜜同事逛商城看电影、或一人逛国博看展览。

小叶自认是个理想主义者,认为只有北京才能容忍他们这一代年轻人可劲儿地“作”。

可夜深人静的时候,小叶也会感慨北京的居大不易,自我怀疑这个城市是不是真正接纳了自己,尤其是在北京“疏解非首都功能”的大背景下。

2015年2月10日,习近平主席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九次会议上提出:要疏解北京“非首都功能”,“作为一个有13亿人口大国的首都,不应承担也没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过多的功能。”

从此,疏解非首都功能、引导人口疏解转移,成为北京市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
在时代的大背景下,长期以来作为“人口抽水机”的北京,已隐现人口拐点迹象。据官方统计数据,2015年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由正转负,2016年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再度同比下降3%。

去年9月27日,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复了《北京城市总体规划(2016年-2035年)》。其中一大焦点就是控制城市规模。批复提出,到2020年,常住人口规模控制在2300万人以内,2020年以后长期稳定在这一水平。按照2016年北京市常住人口2172.9万人的水平,北京人口疏解只会一步步进入深水区。

在京求学、就业的这几年,小叶对“北京不再欢迎你”有着切身感受。每当从朋友圈看到家乡发展的推文,看到无印良品开业、山姆会员店开工、海昏侯展爆满、西西弗书店名师讲座、宜家即将进驻、新博物馆科技馆图书馆即将建成等消息,小叶也感受到家乡正在经历巨变。

小叶知道,以她的学历、工作经验回到南昌,找一份好工作不成问题。到时,淘宝给她的推荐页,绝不会被廉价的爆款占满。小叶甚至为南昌几家知名企业专门做过简历,但始终没有投出去。

小叶还在犹豫。

她心中还有追求,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。她只知道,在北京能让内心不那么慌张。这正如《午夜巴塞罗那》里的斯嘉丽·约翰逊,“我只知道自己不想要什么,却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”。

或许,等到理想主义的锋芒隐退,或许等到家乡也能给她想要的,那就是归期。

家乡不会一直在原地等你


▲示意图

犹豫有时也会铸成大错。

对于常年拼搏在外的人,对北上广深节节高攀的房价,往往习以为常。却常常会对家乡的发展反应迟钝,尤其是房价。

其实,当你努力想融进大城市,有时也在一步步错过家乡。

来自南昌周边余干县的常松,最近忙着给自己的新家装修,跑水电材料、跑家具市场,忙的不可开交。可当夜幕无人,面对即将落成的新房,常松却常常一支烟接着一支烟地抽。

常松从小就有都市梦,2010年大学毕业后就南下深圳,为了留在深圳,他做过各种努力,从保险销售到理财顾问,从理财顾问到出境游旅行咨询师。看似高大上的头衔与职业,透露出的是“我要变有钱的”慌张。

可随着2016年前后两年的一波今人乍舌的房价暴涨,彻底击碎他安家深圳的梦想。

在留下无望后,常松也想到了逃离,想到了离家不远的南昌。殊不知,在深圳房价暴涨前后,全国各地同样在经历一轮房价上扬。2016年初,南昌房价尚在9000元/㎡以下徘徊。而到2017年底,房价已经上涨至11357元/㎡。

房价上涨固然有市场的因素在内,但更多的是城市内在动力推动。

在过年两年,南昌GDP保持高速增长。2017年,GDP突破5000亿元大关;城市框架得到拉开,城市“三环”建设启动;红谷隧道开通,一江两岸交通再次提速;高铁建设也进入密集期,沪昆、武九、昌吉赣、昌景黄等高铁或通车或开建或获批,十字形乃至米字型高铁路网正在逐步成型。大基建带动大发展,而房价只是晴雨器而已。

也就在2016年这一年,常松开始关心南昌房价,当时还可称为价值洼地的经开区吸引了他的注意。或许是还不甘心就此离开深圳,亦或是认为南昌房价不会过快上涨,常松始终在徘徊犹豫。

就在那年年中,赣江新区获批,经开区成为中部第二个国家级新区的核心腹地,一跃站在时代风口。时代大潮凶猛而来,经开区房价如隐隐惊雷,随时准备爆发。

2017年初,惊雷终于炸响。在土地市场当中,经开新地王诞生,楼面价一跃达到8799元/㎡。旋即,经开区房价普涨。

也就在这个时间点,常松终于下定决心,准备好首付,准备来昌把之前看好的万科金域传奇的一户小面积三房定下。可等他来到营销中心时,置业顾问已告知他:你首付不足。

几乎是一夜之间,天翻地覆,常松措手不及,在售楼中心失声痛哭。带着不甘与委屈,常松回到老家余干置业安家。

生活往往就是这样,在你真切体会到生活的残酷之后,往往会假设家乡的温存。可残酷的真相是,家乡也不会一直在原地等你。

这样留下、归来、犹豫、痛哭的故事里,藏着的是时下中国的模样,述说的是你我或在经历或即将经历的心迹,映照的也是家乡向上生长的姿态。

随着南昌等二线城市的全面崛起,其实“去留北上广”更应该轻松对待。或许要“离开”不是在逃离,而是主动告别。要归去的,也不是被迫无奈,而是主动拥抱。

“去留”的聚焦之外,更应该留意的是“错过”

时代滚滚,你是否正在错过家乡?

戳视频,发现南昌

江西万科入赣17年

与城市共生长,与客户同趋势

这个春节,万科返乡置业特惠季

让幸福落地生根。

0
扫一扫爱房网官方微博
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“江西爱房网”即可添加爱房网官方微博

扫一扫爱房网官方微信
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搜索 nclfang 即可添加爱房网官方微信

匿名发表
 
恒大绿洲摄影大赛是免费的吗?有车吗?
免费的呀,不要钱。通过爱房网免费报名,7/8号会有车免费送过去的呀
请问保利半山免费看电影的活动现在还可以报名吗?
不太清楚,应该可以吧。预约星期天的啊。具体你打电话咨询一下哟。
你们什么时候还有看房团呢?
需要参加看房团的,可以打电话给我们的客服(400-0791-363)进行报名咨询,如果集中报名人数达到一定数量,我们会考虑组织安排哦。...